你见鬼了吗?

“喂!小玲,你怎么啦?”好友陈小丽叫她,扬小玲无力的抬起头,一张两只眼睛带着血的脸孔出现在她的面前,那种表情带着死人常有的死前挣扎。“鬼啊!”扬小玲一声惊叫,推开陈小丽跑出门外,同学们诧异的互相张望着,搞不清个所以然来。

扬小玲两手扒在栏杆上饶有兴致的听着,似乎是想从人们的谈话声中听到一些比较刺激的鬼故事来。见人们转移行动,杨小玲转过头猛盯着湖面想从湖里看出什么蹊跷来。湖面波澜平静,绿如翠玉,湖面的一角有一些油在那儿不断的翻滚着,五颜六色,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晶莹闪亮,非常的刺眼。见没发现什么新闻,性味索然的她正准备离去,眼睛斜示湖面的一刹那在油冒出地方的下面浮现出一片白色,形状酷似一个人形:“是……是……是人”杨小玲惊奇自己的发现,忙逮逮旁边大嫂的衣襟求证。红衣绿裤的大嫂眯起眼看了半晌,莫名其妙的转过头来说“孩子你的眼睛花了吧?那里可什么也没有啊!”见她眼睛仍往河面瞟,大嫂又满脸惶恐的插一句:“小孩子还不赶快走,淹死鬼是有晦气的”。闻此言,杨小玲哪敢再呆,正欲下桥时后面传来众人的唏嘘声:“人捞上来了”,
一时好奇刻制不住自己她又回头看了一眼,一具僵硬的尸体从刚才冒油的地方吊上来,嘴角有水缓缓流出,两只眼睛的眼角各有一点殷红,看得出来死前经过了一翻挣扎。杨小玲顿时感觉芒刺在背,她觉得那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似乎想从她这里得到什么。“哟呵”众人一阵哟呵,尸体往上一吊平静的湖面泛起一片涟漪,那片金黄的浮油扩散得越来越大,晶莹的刺得人眼不得挣开,杨小玲哪敢再看三步做二步的跑回了家。

“叮……叮……”放学解放的铃声响起,同学们各作鸟兽散,扬小玲一时心烦,独自背着书包往家里走。一段长长的走道后。她又上了那座桥,她想起那天大嫂说她眼睛花了,一时兴起拿眼睛猛盯着水面想瞧出什么东西来。桥上依晰可以见到湖面晶莹闪亮的地方有油滚滚而出,下面是一个酷似人形白色物体在那儿飘浮,物体不断转换位置,直到面对到了杨小玲,杨小玲清楚的看到那是一具尸体。

“啊!又死了一个?这是第三个了,这年头什么样的怪事都有啊”拿着扁担的妇女随即搭腔道。

你见鬼了吗?

回家后她使劲的哭着要转学,她的妈妈特别惊讶,杨小玲告诉了母亲原本。杨母大骇拉着杨小玲去找算命婆婆。算命婆婆掐指一算说是怨鬼上身,杨小玲一听了惊讶了,她说自己与她无怨无仇他为何要死缠着自己呢?原来刚淹死的人,本不是自己的意愿所以心有不甘,很多阳世的事情没有做完就附身到阳间的人来达到目的。杨母一听问有何解法,算命婆婆的脸沉下来说:“那我先要问问他想做什么?”这里所有人都开始摆桌椅,设灵位,桌子上放有米、水还有一把刀,半晌,算命婆婆过来说她没有钱要人给他送点钱,他好到阴朝地府去投胎。扬小玲和妈妈半信半疑的回了家,回家后,她们根据算命婆婆的指点把冥纸用白纸包好,然后在上面写下那个淹死孩子的名字用火焚烧。不一会儿残渣四处飞溅,屋内冷气四溢,一阵猛烈的阴风从扬小玲的脸上吹过,她顿感精神百倍。

到家时天已擦黑,杨小玲心有余悸,脑海里突然闪现那位大嫂说的那句话:“淹死鬼是有晦气的”一股冷气直往背上窜。这时,她的妈妈叫她更衣洗澡,扬小玲从妈妈手里接过衣服进了浴室,这时左眼开始不停的跳,似乎在告诉她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她转身看了看周围见没有什么异样,便放心的转过头胡乱的弄着自己的头发。“哗……哗……”的水声从浴缸里传来,她感觉有点像尸体在水里匍匐的声音,这时心里泛起一丝恐惧,感觉这绝对会有事情发生。

“听说那个湖里又死了一个人”,一个满头黄发的妇女对着旁边拿着扁担的妇女满脸惶恐的说道。

从此。扬小玲再也没有见到过奇怪的事情了。

“是啊!我听人说这里边有水鬼,人一下去游泳就会被淹死”

“那我要回家把孩子看好了”拿扁担的妇女说完就急冲冲的走了,走时又朝湖面看了看。

第二天,一夜噩梦连连的她无经打采的去上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