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学子西行漫记

中医学子西行漫记 。二十几个世纪以前,中国的丝绸、茶叶、瓷器沿着古丝绸之路走进欧罗巴,受到当时欧洲人民的喜爱和追捧;今天,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中医药以其独特的文化内涵及疗效也在欧洲吸引越来越多的民众。今年6月,中东欧国家首个由政府支持的中医中心在捷克成立。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出席揭牌仪式,并指出,希望中医中心不仅为患者提供诊疗服务,也向更多民众展示中华传统文化的魅力和当代中国的活力。7月12日~8月8日,15名来自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生院的学生参加了2015年“中国-奥地利-欧盟”暑期交流项目。项目途经法国、德国、奥地利等8国。穿行在古老的欧洲大陆,年轻的中医学子们不仅自觉担当着中医药文化传播的使者,在城市街头、广场表演五禽戏、太极,还向当地民众发放自己设计、制作的英文调查问卷,了解中医药在海外的传播、发展现状。年轻的中医药文化传播使者在第一天的见面会上,中国中医科学院的研究生们就表演了中医传统功法——五禽戏,以消除与欧洲当地同学之间的陌生感,并向大家介绍中国传统文化和中医。在萨尔茨堡大学学习历史、音乐等课程时,同学们又和萨尔茨堡大学的老师和同学就“五行音乐”等话题展开交流。7月14日,恰逢法国国庆日,观看完国庆阅兵仪式后,同学们在巴黎香榭丽舍大道西端的戴高乐广场上,以凯旋门为背景表演起五禽戏,不时引来行人驻足观看,还有人跟着比划起来。这群年轻的中医学子还把五禽戏和梅花桩表演带到了威尼斯的圣马尔谷广场,带到了捷克布拉格广场的旧市政厅大楼前,伴随着威尼斯大运河的波浪声和天文钟的清脆钟声,东西方的历史和文化仿佛在此刻交融。交流小组的领队Macros是个德国人,在见到他的第一天,同学们就对他做了关于中医药认知度的问卷调查,遗憾的是当时他对中医没有什么了解,仅仅听说过针灸,并且表示不愿意接受针灸作为辅助治疗手段。在一起学习、交流的一个月中,同学们常常向他介绍中医理论、演示针灸操作。在交流项目接近尾声时,Macros表示希望体验一次针灸治疗。同学们用一次性针灸针为他进行曲池穴针刺,Macros说感觉前臂都有胀、麻的感觉,觉得中医针灸很神奇,令他折服。涵盖医、教、贸易的中医中心交流团一行来到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时,同学们还参观了神州医药中心,该中心位于唐人街,创建于1986年,集医疗、教学和中医药产品及医疗器械贸易于一体,不仅服务于华人和阿姆斯特丹本地人,荷兰其他地区乃至比利时、德国、法国等其他欧洲国家的患者也会慕名而来。同学们在董事长董志林的带领下参观了该中心的门诊部和药房。中心设置中医内、外、妇、儿及针灸、推拿、骨伤、气功等科室。在针灸科,一位阿姆斯特丹老人正在接受针灸治疗顽固性头痛,她的病情已经明显好转。该中心设施完善,中药数量丰富,中成药种类也比较多,目前拥有6个大夫,可以进行普通中药、针灸、推拿治疗,与国内门诊几乎无异,门诊量大约每天100人,其中接受针灸治疗者约占一半。每次治疗前需要先进行电话预约,先治疗后缴费。中心的中药饮片与中成药制剂均为国内提供,有专门药厂提供检测,符合欧盟的标准。据董志林介绍,中心门诊患者年龄多在40岁以上,经济状况两极化,低收入者与高收入者居多。还有很多阿姆斯特丹市政要曾来诊所治疗,并取得了满意的疗效。由于荷兰是少数几个将中医纳入医疗保险体系的国家之一,保险公司报销比例基本都在70%以上,让中医不再是所谓的“贵族医疗”。同学们还参观了神州医药中心下设的神州中医大学。该大学课程体系一般为3年制,第1年为中医基础理论课程,第2、3年分为不同方向,包括中药、针灸、推拿,学生经过3年学习,并通过所属协会的考试,就可以毕业。大学的暑期中医教学课堂非常火爆,许多欧洲学生正在这里学习。中医科学院的同学们与神舟中医大学的学生们展开了讨论,内容涉及中医理论、诊断、中药、针灸以及欧洲当地文化等,感受到了欧洲学生对中医文化的浓厚兴趣和热情。针灸是中医
在欧洲发展的排头兵在完成课程学习之余,同学们还对交流项目沿途各国的中医药发展水平进行了初步调研,以了解欧洲人对中医药和针灸的认知度、接受度和使用情况。共发放英文调查问卷187份,收回177份。整体而言,欧洲民众了解针灸的人数较多,在177份回收问卷中,有70.5%的人听说过针灸,其中约40%的受访者接受过针灸辅助治疗;仅约46%的受访者听说过中医中药。一些听说过针灸的欧洲人并不了解针灸是中医的一部分。受访者了解中医的途径主要是通过父母或朋友,以及通过电视或网络。大多数人认为中医药在欧洲发展的优势是强调整体性治疗,对慢性病和疑难杂症效果好。他们会在西医疗效不佳或久治不愈或病后调养的情况下选择中医,受过本科及以上教育的人群更易接受中医。调查还发现,制约中医发展的因素包括当地政府支持投入不够、中医药花费高、人才缺乏、宣传力度不够等。比如中医在比利时的医疗体系中属于辅助医疗,政府目前没有将其纳入医疗保险体系,各保险公司对其并不承保,所以在比利时无论进行中药还是针灸治疗都需要患者完全自费,对普通民众来说比较昂贵。因此接受中医治疗的人群普遍收入较高,以西医治疗无效者居多。在情况较好的德国、荷兰等地,中医诊疗费报销则可达80%左右。欧洲普通民众对于中药安全性的担忧及欧盟对中药进出口的限制,是中医在欧洲发展的一大阻碍,而针灸由于不依赖中药的特殊性及良好的治疗效果相对容易率先打入市场。很多受访者认为,通过开展中医药知识巡回展,举行中医药文化交流活动,在电视或网络上播放中医药广告等,有利于提高中医药在欧洲的影响力。

布拉格广场表演梅花桩
巴黎凯旋门前表演五禽戏
参观阿姆斯特丹神州医药中心
向交流团的欧洲同学介绍中医药
德国同学Macros体验针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