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水火失济论治扩张型心肌病

扩展型心肌病是指左心室或双心室扩大或减弱功用受到损害的一类原发性心肌病,临床面上急需免去支气管发育不全病和灵魂瓣膜病等载荷极度,或引起心肌大范围收缩功用特别的冠状动脉病痛。扩张型心肌病以
举行性有气无力、胸膜炎、空气栓塞栓塞及猝死为基
本特征,其病因满含遗传或非遗传因素,可为遗传
因素与外表或情状因素交互作用功能的结果。本病西医
尚无特效疗法,平常多为可行医疗,而中医药多靶
点、多方向、多渠道的成效特点为扩大型心肌病的
临床医疗提供了全新的思绪。最近中工学文献缺乏对本病的专项论题论述,更未曾谈到扩大型心肌病这一
病名,但对此病的因、机、证、治却早有认识。依据该病重要的临床表现及病魔蜕变特点,从病证布满的角度能够将其归于为中文学 “游痛症” “喘证” “心胀 ”
“口干”等病证范畴,此中以对 “心胀”
的描述及理论剖判最左近于现代历史学的恢宏型心 肌病。1中军事学文献对扩展型心肌病的认知《神农本草经》首先以 “观形正名”之法对 “胀
病”实行了限制,如 《灵枢·胀论》云 : “黄帝 曰:
夫气之令人胀也,在于血脉之中耶? 脏腑之内 乎? 岐伯曰:
三者皆存焉,然非胀之舍也。轩辕氏 曰: 愿闻胀之舍。岐伯曰:
夫胀者,皆在于脏腑之 外,排脏腑而郭胸胁,胀皮肤,故命曰胀” 。同时在这里幼功上提议了 “心胀”病名,并对其证候特 点举行了详细描述,即
“夫心胀者,烦心短气, 卧不安” 。古时候时代华元化结合自身的诊疗心得对心
胀的病证特点实行了增补并描述了此病的发病规 律,即 《华神医神医秘传》提议的
“心胀则短气, 夜卧不宁,时有颓败,肿气来往,腹中热,喜水涎
出。凡心病必日中慧,夜半甚,平旦静” [1 ] 。
关于心胀的病根、病机,历代医家畅所欲为, 慢慢形成比较系统的理论 。
《灵枢·胀论》曰: “卫气之在身也,常然并脉循分肉,行有逆顺,阴
阳相随,乃得天和,五脏改正,四时循序,五谷乃
化。然后厥气在下,营卫留止,寒气逆上,真邪相 攻,两气相搏,乃合为胀也”
,鲜明了 “胀病”的 发病是出于脏腑成效缺乏调养,气血循行失司,正邪搏
争,合而为胀。北宋费伯雄 《医醇剩义·胀》云:
“心本梅月,寒邪来犯,阴阳相战,故烦满短气, 而卧不安也” [2 ] ;
丁甘仁在 《丁甘仁医案·肿胀 案》高云 : “心为主公之官,佛祖出焉,寒邪来
犯,心阳郁遏,阴阳出征作战则短气,火被水克为心 烦,心肾不交,则卧不安也” [3
] ,均感觉心胀的发 病机制为心阳被严寒之邪入侵,阴阳交争而致。
关于心胀的看病,许多医家亦各持己见 。 《灵 枢·胀论》曰 :
“其于胀也,必审其脉,当泻则 泻,当补则补,如鼓应桴,恶有不下者乎” ,提议补虚泻实的治疗原则治法。清代皇甫谧 《针灸甲乙经· 五藏六府胀》云 :
“心胀者,心俞主之,亦取列 缺” [ 4 ] ,显明列出针灸辨治心胀之法
。《医醇剩义· 胀》云 :
“治之之法,但须发其神仙,摧荡邪气,使浮云无法蔽日,自然离照当空,太阳之火不烦支持也,离照汤主之” [2 ] ,提议医疗心胀重在调补心 阳、明目祛邪。
简单的讲,好些个医家感觉,扩展型心肌病病位
在心,与肺、脾、肾有关,其发病系由种种原因招致脏腑功用失于调养,正邪相攻,进而产生心体胀大, 发为 “心胀”
。治疗方面多以调补心阳为底子,故
确在论治心胀寒证方面获得了一定的医疗效果,但借此
论治心胀热证则实无法获良效。一言以蔽之,上述辨
证思路缺少全部性、系统性,往往在切切实实应用中顾 此失彼。鉴于此,本文拟从
“水火既济”的角度 商量增加型心肌病的中医病机,以期扩充增添型心
肌病的辨治思路。2
“水火既济”的机能机制水火既济即水火互济,是指水火双方相互制
约,水得火煦而不寒,火得水润而不亢; 心属火,
肾主水,心肾交通则水火互济,两个不约而同。关 于
“火”的认知,中经济学认为,生理之火可分为
君火、相火和命门真火。在那之中命门真火即命火,潜
藏于肾中,为诸火之基,源于后天之精,受后天之 精所养,为身体生命之根;
君火是东西生长与变化 的集团主,为火中之太岁,主三令五申; 相火源于
命火,为水中之火,在君火的调节下做到生、长、
化、收、藏等生命局动,代君行令,居臣使之位, 不断辅佐、充养君火。关于
“水”的认知,中医 学认为,水是指肾中真水,源于天然,充于后天,
藏于肾中,濡养五藏六府。具体来说,水火既济是
指相火在命火和肾水的充养下,发挥其蒸腾气化功效,将肾水沿三焦水火之通路布散于脏腑,在那进程中,真水与相火伴随而行,两个汇于心包,内通
君火,一方面相火充养君火,使君火不衰,同期真 水滋济君火,使君火不亢;
另一面,在君火的调 控下,相火代君行令,潜入肾水,发挥温煦成效,
使肾水不至寒冽,潜入水中之相火再一次得到命火温
充与肾水滋养,进入下三次巡回。因而可以知道,水火双方相互制约,互相推动,在
永续的巡回中每每贯彻着水火互济,如环无端,周而复始,合营维持着肉体的死活平衡,血脉的循行 畅达,使气血冲和。3
“水火失济”与扩大型心肌病水火失济,水亏相火亢则内迫气血妄行,循经
鼓动血脉,气血壅聚于心脉,引致心体胀大,发为
心胀之热证,若郁热扰心则心中烦,不得卧; 若虚
热与水气相结则咳而呕渴,下利不仅仅。水火失济,
火衰阴冷气团盛则水泛高位,凌心射肺,发为心胀之
寒证,因水气致病,流动不居,临床表现复杂多
变。水亏火衰,阴阳两虚则气血衰少,心气耗散,
气血循行不利,日久成瘀阻络,发为心胀。3. 1
水火不相济,水亏相火亢相火源于命火,为龙雷之火,都以真水为根基,肾中真水充盈满溢,则雷伏龙潜于渊,必无相
火亢盛之患。好多缘由变成肾水亏乏,阴不涵阳,
水涸时龙雷之火失于潜藏则必腾越而起,妄动不
居,水火不济,相火用事,浮越而动,蒸腾气血,
循经鼓动血脉,壅聚于心,发为心胀,为心胀之热 证。正如朱丹(zhū dān 卡塔尔国溪在
《格致余论·相火论》中所言: “肝肾之阴,悉具相火,人而同乎天也。……相火
易起,五性厥阳之火相煽,则妄动矣。火起于妄,
风云变幻,无时不有,煎熬真阴,气虚则病,阴绝 则死” [5 ] 。
若肾水亏虚,相火独亢,水不济火,郁热扰
心,故心中郁闷、难以入梦,多表现为龙精虎猛亢奋、
心烦、盗汗、口干,当以育阴开胃、交通心肾之法
治之,以黄连阿胶汤为主方加减。成无己 《申明伤寒论·辨少阴病脉证并治法》云 : “阳有余,以
苦除之,黄连、黄芩之苦以益气; 阴不足,以甘补 之,鸡子黄、驴皮胶之甘以补血;
酸、收也,泄也, 白芍药之酸,收阴气而泄邪热也” [6 ] 。方中以黄连、
黄芩之苦寒清心泻火,伍玉盘盂、阿胶育阴养血; 以
鸡子黄骨肉有情之品上补心、下补肾,并交通上 下;
全方共奏既济水火之功。若肾水亏虚,相火独亢,水不济火,虚火与水
气互结,水从火溢,同逆而上,多表现为水气为患
之征,上逆犯胃则呕吐,水气凌心射肺则咳嗽气短,下
渗于大肠则下利,当以育阴润燥、益气益气之法治
之,以猪苓汤为主方加减。方中以猪苓、茯苓个、泽
泻淡渗解热,铅皂收湿敛疮,伍傅致胶滋阴润燥,诸
药合用,解痉不伤阴,滋阴不助湿,共奏育阴解热 之功。诚如
《医宗金鉴·辨阳明病脉证并治》所 言 : “方中阿胶质膏,养阴而润燥;
狄琼皂性滑,去 热而解热; 佐以二苓之渗泻,既疏浊热而不留其壅
瘀,亦润真阴而不苦其枯燥,是活血而不伤阴之善 剂也” [7 ]68
。《中医内不易》3. 2 水火不相济,火衰寒水泛
命门真火亏衰,肾中寒冬气盛,火不暖土,则
土虚无法制水,必水气泛滥,水寒相搏,乘寒气而
动,浸渍内外,凌心射肺,发为心胀,为心胀之寒证。诚如
《医宗必读·小便涩痛》所云 : “命门火
衰,既不能够自制寒冬,又无法温养脾土,则阴不从
阳而精化为水,故自汗之证多属火衰也” [8 ] 。临床
多表现为寒水泛溢之候,外溢于表则四肢沉重疼
痛,内盛于里则腹部疼,渗注于肠则下利不仅仅,水凌
心肺则黄疸、咳嗽喘气,横逆犯胃则恶心、呕吐,当以
温阳镇水之法治之,方以真武汤加减 。 《医宗金
鉴·辨少阴病脉证并治》注解该方为 : “真武者,
北方司水之神也,以其名汤者赖以镇水之义也。真
武一方真乃为北方行水而设,是临床气虚水泛之要 方” [7 ]96
。方中黑顺片温肾阳以化水气,山芥清热燥
湿制水,茯苓块解表渗湿解表,黄姜宣散水气,芍药化痰通络、敛阴固阴,共奏温阳利肠府之功,显示了
宣、化、燥、利、温治水之义。3. 3
水亏火衰,瘀水互结水亏火衰,水火双方同一时间亏本,并摇身一变相对平
衡,即阴阳两虚,血虚则脉道滞涩,血虚则无力鼓
动血脉,日久成瘀阻络,血不利则为水,瘀水互结
于心脉,则发为心胀。临床多表现为气色黯淡、虚
浮无力、少气懒言、憋喘难卧、小便不禁,当以补
益肾气、活血解毒之法治之,方以肾气丸合干归木芍药散加减。方中以地髓滋阴补肾,山药、山萸肉
补肝益脾、养血生精,牡牡丹皮生津止痛,配伍泽
泻、茯苓皮、山蓟通大便燥湿解热、补而不滞; 在大队
补阴之品中酌加黑顺片、桂枝温阳化气,诸药合用,
滋阴之虚以生气,助阳之弱以化水,可达 “少火 生气”之义,使肾气振作振作;
复以川芎、土当归、芍 药消痈祛瘀,使瘀水分消。总来讲之,“水火失济,心肾不交”是扩充型
心肌病中医发病机制的关键环节及核心病机,是促
发扩大型心肌病产生、发展的关键所在,其他病理
因素皆由此而发。在医疗辨治扩大型心肌病的历程 中,当紧扣
“水火失济”这一主旨病机,依照分裂阶段的病机演变,随证治之。来源:中医杂志 作者:张磊 刘迎迎 李运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