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东垣治心痛

新澳门葡萄京8814,李东垣创立了外感与内伤的辨证体系,尤其是
内伤疾病,从损伤脾胃元气论治,创立脾胃学派, 认为 “内伤脾胃,乃伤其气;
外感风寒,乃伤其 形” ,并提出了 “脾胃内伤,百病由生”的观点,
为治疗疾病提出了新思路,扩充了中医理论的内容。
李东垣在阐述自身理论的同时,还 “宗 《内 经》法,学仲景心” ,多次引用
《黄帝内经》中的 原文,进而为自己重补脾胃的见解提供理论基础, 如
“谷气通于脾,六经为川,肠胃为海,九窍为
水注之气。九窍者,五脏主之,五脏皆得胃气,乃 能通利”
。心为五脏六腑之大主,脾胃内伤亦会累
及于心,故李东垣也从脾胃理论角度阐述了中医心
病的病因病机以及治疗方法,其内容主要分布于 《活法机要 》 “心痛证” 、
《东垣试效方》 “心胃及 腹中诸痛门” 、 《兰室秘藏》 “心腹痞门”以及
《脾胃论 》 “安养心神调治脾胃”等篇章中,本文
仅就从脾胃论治心病之理论、治法方药等作一探讨。1
心痛心是人体脏腑中非常重要的脏器 , “心者,君 主之官”
“心者,五脏六腑之大主” ,它将各个脏
腑联系在一起,分工合作,构成一个有机的整体。
《黄帝内经》中对心痛的病因论述可分为内因、外 因两种,外因包括
“寒气客于背俞之穴则脉涩, 脉涩则血虚,血虚则痛,其俞注于心,故相引而 痛
” ,“热争则卒心痛” [1 ]1 -4 等; 内因则包括六经传
变、脏腑受累、饮食劳倦等 。《伤寒论》也有较多
篇幅论述心痛病因及胸痹心痛证治。而李东垣更重
视从内伤的角度分析疾病,认为外因也是通过损伤 元气而致病,并将
《黄帝内经》中的条文与自己 的理念相结合,进一步阐述对心痛的认识,曰
“夫饮食失节,寒温不适,脾胃乃伤。此因喜、
怒、忧、恐,损耗元气,资助心火。火与元气不两
立,火胜则乘其土位,此所以病也” [1 ]5 -13 。他还 在
《活法机要·心痛证》中提出 “诸心痛者,皆 少阴厥阴气上冲也” [2 ]152 。
《医学入门·卷五·心 痛》曰 : “厥心痛先问新久,真心痛因内外邪犯心
君,一日即死; 厥心痛,因内外邪犯心之包络,或
他脏邪犯心之支脉,谓之厥者,诸痛皆少阴、厥阴 气逆上冲,又痛极则生厥也”
[3 ] ,可见此处李东垣 所谓心痛并非指真心痛,而是厥心痛。
脾胃与心生理功能上相互关联,病理上相互影 响 。《素问·厥论》 曰 :
“少阴之厥,则口干溺赤,腹 满心痛 ” ; “厥阴之复,少腹坚满,里急暴痛,……
厥心痛,汗发呕吐,饮食不入,入而复出” ,可见
少阴厥阴所致之厥心痛都会伴有脾胃功能的受损。
李东垣认为,心火与脾土为相生关系,两者患病可
相互影响,无论是母病及子还是子病及母,都因
“至而不至”不及所致,其病理表现主要有虚、实
两种。虚者,先由脾胃虚损,使心失所养,而心火
衰微,更无力温养脾土,使脾胃机能更加紊乱,即 所谓
“脾胃不足,是火不能生土,而反抗拒,此 至而不至,是为不及也” [1 ]5 -13
; 实者,是相对于
“火不生土”而言,并非单纯实证,其形成必有脾胃虚弱在先,各种致病因素导致
“心火亢盛,乘 于脾土之位,亦至而不至,是为不及也” [1 ]43 -44 。
并根据病因的不同,将心痛分为以下三种类型。 一为热厥心痛。患者表现除
“身热足寒”外, 尚可引起心痛,甚则 “烦躁而吐” , “其脉浮大而 洪”
。可知病因为体内虚火随少阴厥阴之气上冲心
胸,引起心痛,所以身虽热而足寒,脉虽洪大却偏
浮。治疗以泄上冲之火为主,先针刺太溪穴及昆仑 穴,李东垣谓之
“引胃气出行阳道,不令湿土克 肾水” ,既可滋补肾阴,又可安神清热,引热下行
而解心痛。再服金铃子散,既可疏肝气泄内热,又
可活血而止心痛。且李东垣更提出,痛止之后,服
枳术丸,以令脾胃和,气机升降如常,而余邪不可
更犯。二为大实心痛。患者因大怒或情志不舒时骤然
进食而突发心痛,可伴或不伴大便秘结,长期不
解,会出现胸闷、胸胀,按之更痛,不能饮食。病
因主要是胸中气机郁滞,不得疏泄,当心作痛。治 疗 “急以煮黄丸利之”
,使壅滞的气机有所出路, 利后再予 “藁本汤止其痛” ,胸中郁气散尽,则心
痛自解。三为寒厥心痛。患者 “手足厥逆而通身冷汗 出 ” ,“气微力弱”
,大小便利而不渴 。“久病无寒, 暴病非热” [2 ]221 -223
,新病寒厥因外感寒邪暴伤体内
阳气,阳气虚弱无力外达则手足厥逆而气微力弱,
脾阳虚衰无力升清致清浊之气升降失常,肾中浊阴
之气厥逆上攻,引起心痛。故用术附汤暖其水土二
脏而散寒邪,水土一暖,则阳气复而寒邪散,浊阴
之气尽陷于下,诸症可解。从上述论述中可以看出,李东垣在论治心痛或
其他疾病时注重析病因、问新久、分缓急、定治
序。首先要区分不同心痛的病因,如寒、热、虚、
实,以此来决定治疗方向,热则泄热,寒则温养,
实则泄之,虚则补之。问新久实质上也是辨别寒热 虚实的方法 ,
“厥心痛先问新久” , “是知久病无 寒,暴病非热也”
。而在用药上,急则治其标,病
发时以祛疼痛为首,无论是金铃子散、煮黄丸还是
术附汤,均以祛除导致心痛的直接病因为主,且谨 遵张仲景用药之度 ,
“以知为度” , “中病即止” , 同时注意顾护脾胃; 缓则治其本,当心痛缓解之
后,再从疾病的根本入手,或温补脾胃,或调畅气
机,以绝发病之源,而使邪不再犯。同时注重针药 结合,他还引用
《黄帝内经》中对心痛的针刺方 法,如 “厥心痛……,肾心痛也,先取京骨、昆
仑,发狂不已,取然谷……,胃心痛也,取之大
都、大白……,脾心痛也,取之然谷、太溪”等,
如此针药结合,不但可以增强药效,还可以协助疏 理气机,增强治疗效果。